追蹤
貓堆成的──毛窩
關於部落格
與夢幻的貓共存的窩
  • 2369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夢的遺跡8(下)

 



安寧的房間裡,風從窗子吹了進來帶動潔白的蕾絲窗簾。突然一隻手將窗戶關起來並鎖上,窗簾也「唰!」的一聲被拉上。

 

房裡一個陌生的人影慢慢走近床緣,看向門,確定鎖是拉上的,才將視線回到床上的人兒。他拿出藏好的匕首,輕輕拔起,光亮的刀鋒逐漸滑離刀鞘,照出女孩的身影。

 

「現在這裡有的,不是西莎,而是我…」他以淡淡的語調說著,用手指輕輕拂過刀刃,皮膚即見血色。

 

他用舌頭舔過傷口,看向她緊閉的雙眼,一步步接近:「在做什麼夢呢?沒關係!公主可以一直夢下去。」

 

「別擔心!很快!就會結束了…」說完,只見匕首越來越接近床邊,越來越接近女孩。

 

 

 


「碰!」



一瞬間,門被撞開了,伴隨一聲激動叫喊。



「你在幹什麼!」



刀身印照出闖入者的身影--金髮少年。



「不要過來!」女人大喊,將匕首靠近床上的女孩。



「再靠近,我就讓這裡濺滿公主的鮮血!」




少年瞪大了眼,一切令他不敢置信,面前這個情緒極不穩定,歇斯底里看似精神崩毀的女人,實在不像過去認識的西莎,但確實是她本人沒錯!




看見他那副驚恐的表情,「嘻嘻......噗!呵呵呵呵......」女人突然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好可憐喔......每天一滴...兩滴...一滴...兩滴......原本紅潤的小臉蛋變成現在這樣!」她露出輕蔑的笑容,用手指來回拂過女孩蒼白的臉頰:「小公主真的很乖哦!每一餐都吃得乾、乾、淨、淨的……」

 


艾斯猛然回想起西莎第一次見面和躲貓貓遊戲時俐落的不可思議的身手,這樣一切就說得通了,原來她是敵國派來的間諜。



「原來是你!是你在公主的食物裡下毒!該死!怎麼會這樣...」少年咒罵著,竟然放任敵人呆在自己最心愛的人身邊,卻渾然不覺。


「呵呵......」本來只是用手擋著哧哧竊笑,接著她越來越誇張「哈哈哈哈--」一隻手扶著額頭放肆的大笑了起來,而拿刀子的另一隻手則不自覺的撐在床上。



『就是現在!』


抓準時機,少年正要抽出配劍快步向前。




「不要動!」


沒想到對方動作更快!那女人突然收起扭曲的笑臉,狠狠瞪著他,重新將匕首架回女孩的脖子。


「本來想讓公主不知不覺消失的......」說著,臉上一副失落的表情,好像為自己被打亂的計畫感到可惜一般。


「但現在已經沒有這個必要!」她板起臉孔轉向女孩,以冰冷的口吻接下去說道:「反正敵人都快攻進城了,與其委曲求全苟延殘喘的活著,還不如讓我親手了結你吧......」

 

「好可惜...跟您相處的三個月真是美好的回憶啊...」語畢,刀身便附上女孩的頸子,再稍微用力一點、再快速一些向右滑動的話,眼看白嫩的肌膚就要綻出櫻紅的血色了。



「等一下!」情急之際,少年嘶聲大喊。

 

 

沒想到這招真的奏效,女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樣霎時停下動作,慢慢轉過身來看著他,嘴角緩緩上揚成一個詭異弧度的笑容。

 

對職業間諜來說,在受他人言語影響之前就應該即刻將目標解決掉,可惜她只是個新手。『倒想聽聽看你會說出什麼蠢話來……』強烈的好奇心這樣驅使自己,反正他們是逃不掉了,就這樣任由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又何妨。



「你不是這個國家的人民嗎?為什麼要這樣!總要給個理由吧!」為了製造機會救人,急迫中,少年混亂的腦袋勉強整理出這些話。


「啊?你在說什麼傻話!」還以為會說出什麼了不得的話,女人一聽不由得噗哧笑了出來:「哈哈哈...雖然告訴一個也快死的人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


「不過?」他感到一陣錯愕,但對方似乎上鉤了。


「告訴你!我恨這裡!」她的態度突然三百六十度大轉,憤恨的視線直直射向少年。

 

 

「我有個從小相依為命長大的妹妹,某年她很不幸的染上怪病,那個時候的這裡還是個貧富懸殊極大的國家,太過貧窮的我們根本請不到好醫生......」

 

「哼!沒想到在最後關頭伸出援手的是一個來自亞爾的男人,他讓我妹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照顧,病情也好不容易漸漸穩定下來。」

 

「原來那男人是個間諜,為了能夠延續這樣的福利,我答應加入他們的組織......」說著,她眼神飄向地板。


「可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妹妹的病情突然急轉直下。昨天晚上...我得知了…她的死訊...」女人的語氣越來越微弱,讓人聽了不禁鼻酸。


「我感到很抱歉...」少年說,看著她緊握的拳頭,被頭髮遮住的半邊臉微微抽蓄著,他感覺得出來她在忍耐。


「但是!這跟公主有什麼關係!她是無辜的啊!」看著逐漸平復的西莎,他決定賭一把。


「呵呵呵呵......」沒想到女人突然爆出笑聲。抬起頭,拿刀的手往前一揮大喊:「不管了!什麼都無所謂了!這種地方,這個國家全部毀滅殆盡吧!!」


「既然逝去的人已經無法挽回...你為何不就此罷手!不要繼續製造悲劇!你死去的妹妹一定也不希望看到你現在這樣!」他小心翼翼的拿捏分寸不希望太過刺激到她。


「你懂什麼!少在那邊陳腔濫調,看著心愛的人日漸消瘦,那種椎心刺骨的感覺你懂嗎??」


「我懂!我當然懂!!因為你現在正對著我的公主做同樣的事情!」

 

霎那間少年心裡燃起一股熊熊怒火,激烈的程度遠遠超越過理智能夠控制的範圍,在他意識到之前,這些話已經破口而出。


「......」不知道是不是話刺中了她內心當中自我蒙蔽,始終不願面對的真相,女人像是被震住一般,呆愣的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少年完全豁出去了,將作戰策略完全拋諸腦後,當下的他只想將自己的怒氣不假掩飾的發洩出來:「她這麼喜歡你!這麼信任你!這三個月來毫無保留的把自己交托給你,你怎嚜還忍心下手傷害她!」

 

女人猛然轉頭看向女孩,看著看著腦中不禁閃過一幕幕曾經一起度過的歡樂畫面,那張張純潔的臉,是笑也好,是哭也罷,閉上眼睛就好像能聽到當時的餘音還迴盪在耳際。

 

 

『西莎!你知道這些藍色的是什麼花嗎?』

 

 

『姊姊!這是我做的花圈哦!勿忘我的花語是:永遠的思念,真摯的愛。送給你…』

 

 

再次張開眼,沒想到眼前這女孩跟記憶中心愛妹妹,兩個人的臉龐竟然一瞬之間重合在一起。

 

 

『下不了手……怎麼可能下的了手!可…可是……』

 



眼眶不知不覺變的濕潤,顫抖的雙唇斷斷續續的吐露出一些字句:

「反正...反正都是死路一條!那還不如...還不如讓我...」


「不會的!」


「不會的!我向你保證絕對會保護她到底!不管付出任何代價!我願意用自己的一切交換她的未來!」少年的眼神和口氣都堅定不可思議,讓人沒有任何猶疑的空間,懸在空中一顆搖擺不定的心也瞬間得到支點。


「嗚...公主...」好像壓在身上的沉重包袱被解放了一般,西莎整個人癱坐在地上,趴著床邊哭了起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少年鬆了一口氣,他放心的走向床邊說道:「現在沒事了…你應該有解藥吧!快讓公主服下。時間不多!我們要趕快…」

 

 

但話還沒說完,只見西莎突然抬起頭,眼睛睜得其大,她瞬間起身,握著匕首就朝向自己刺過來。



「你!」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短暫的連一個字的時間都容不下。在尾音結束的剎那,整把匕首的刀身已經深深插入胸口,精準的刺穿了心臟。

 

 

下一秒,艾斯吃驚的瞪大了眼,霎時本能反應的雙手抓在西莎肩上,不敢置信的看著她,然後視線逐漸往移至心臟的位置。

 

 

忽然間,眼角瞥見肩膀旁有銀色光影掠過,一把小刀從他頭頂的高度掉下來,摔在地毯上發出一陣悶悶的聲響。

 

她緊握著刀柄用力向前一推,不知何時出現在艾斯背後的男人,「碰!」的一聲往後倒在地上。

 

 

「叛...唔!」他快要翻白的眼球怒視著西莎,才剛開口大量的鮮血就從中噴出。

 

 

「你以為…我會不知道是你們對我妹妹動的手腳嗎?」站在一旁,她冰冷的眼光無情的落在相對低處的男人身上,毫無表情的臉就像在嘲諷他的下場。

 

 

男人的瞳孔瞬間擴張。「徒…」硬是擠出最後一個字,生命即至盡頭。

 

 

「怎麼會……」少年十分驚訝,『進來之前明明已經吩咐兩名侍衛在門外守著,難道都被殲滅了不成?!』

 

 

西莎毫不浪費時間,回頭對少年說:「艾斯殿下,解藥在這裡!請您快帶著公主離開吧!」她從衣服裡掏出一罐裝著藍色液體的小玻璃罐遞上。

 

 

接過東西,艾斯馬上放進衣服內袋裡塞好,問:「我們原先計畫好的逃走路線是安全的嗎?」一邊將女孩用棉被包裹著抱了起來。

 

 

「不,可能會有刺客埋伏,請您改從另外一條過去吧!我會想辦法把外面的追兵拖延住。」說完,她拔出藏在腿上的短刀,一割一扯去掉礙事的長裙襬。

 

 

「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一點。」對她點了頭。

 

 

「是!請您,一定要帶著公主逃到安全的地方去!」西莎朝艾斯點頭,給女孩一個微笑,隨後就甩開門衝了出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